您的位置 首頁 >> 娛樂 >> 正文

蘇菲·特納:珊莎像初戀,鳳凰女是兒時夢

來源:生活匯 時間:2019年06月07日

  從美劇《權力的游戲》到電影《黑鳳凰》,曾經一條負面新聞就能把她擊垮,幸虧“妹妹”和老公拯救

  蘇菲·特納 珊莎像初戀,鳳凰女是兒時夢

 

蘇菲·特納:珊莎像初戀,鳳凰女是兒時夢

美劇《權力的游戲》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最后一集殺青的時候,氣氛和往常很不一樣。“一般會說第幾季殺青,但是這次他們說《權力的游戲》殺青,現場陷入一片死寂,隨后爆發出雷鳴般響亮、海浪般綿延的掌聲。我哭了。”

  這是蘇菲·特納最后一次飾演珊莎·史塔克,她哭得很兇,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珊莎和我如此貼近,從某種角度來說,她就像我的初戀。”

蘇菲·特納:珊莎像初戀,鳳凰女是兒時夢

電影《黑鳳凰》

  無論是獲得復仇的珊莎·史塔克還是走出抑郁癥的蘇菲·特納,她們都證明了女性身上敏感脆弱與堅韌不拔共存的特性,那是一種獨特且強大的力量,令人崇拜的同時又令人畏懼。在琴·格蕾身上,這種力量被放大了一萬倍,以至于她自己也控制不住它——于是有了“黑鳳凰”。

  蘇菲·特納是那種典型的好萊塢童星,自小就接受戲劇訓練,幼年時接到了一部偉大的作品,幾乎是本色出演就迎來了事業騰飛,名氣像一把雙刃劍在為她帶來更多財富和機遇的同時也刺痛了她脆弱敏感的內心,她陷入了抑郁,事業和人生都陷入了危機。

  蘇菲·特納又是那種不太一樣的好萊塢童星,她沒有在盛名、金錢和輿論中自我摧毀,她在名利場里找到了最好的朋友和一生所愛,她一面同抑郁癥戰斗,一面參與到更龐大的制作當中,在2019年同時迎來《權力的游戲》最終季和《X戰警:黑鳳凰》兩部巔峰作品。

  《權力的游戲》

  沉默,是珊莎·史塔克的福祉

  從2009年通過試鏡到2019年完結季首映,蘇菲·特納和珊莎·史塔克都經歷了太多——珊莎·史塔克從一名北境貴族到皇城人質,一度落魄遭奸人凌辱,但最終成長為北境統帥;而蘇菲·特納也從一個普通的小演員發展為新世代的明星。

  “如果我能給第一季的珊莎提個建議,我希望她學會吸收和學習,不要把任何事都當做理所當然,你要相信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蘇菲·特納在第八季的幕后采訪中如此說道。

  在她眼中,這位臨冬城最溫柔高貴的貴族姑娘其實是整部戲里最深藏不露的人,大家都當她是任人擺布的依人小鳥,但她卻在最苦難的時候發揮了北境人頑強的特質,活了下來,并拿回了屬于自己的一切。

  蘇菲說自己最喜歡的一場戲就是珊莎和艾莉婭聯手殺掉小指頭,這個曾迷戀他們母親但更迷戀權謀的惡魔,死的那一刻可謂大快人心。就連當下最紅的流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也是受這場戲的影響才寫出了《I did something bad》,這首歌被收錄進她職業生涯里程碑式的專輯《Reputation》中。

  “很多人看到珊莎的角色轉變都感到吃驚,但我沒有。其實她是最擅長適應環境、偽裝自己的,并且能在無言中操縱身邊每個人。沉默才是她的福祉,一旦她對喬弗里、瑟曦或者小指頭表達出了自己的反對意見,她早就沒命了。只有當她回到臨冬城,拿回了屬于自己的力量,成為一名領導者,她才得以復仇。她很聰明,善于操縱,而且一路上她從最強的操縱大師們身邊偷師不少。”

  在蘇菲·特納的解讀中,這個在強權者看來毫無威脅的角色正是最為頑強的北境人,“活下去,保護她的家人”是她這么多年以來忍受諸多折磨和虐待還能堅持一次又一次重新站起來的動力。“北境永不遺忘——這句話永遠能為我注入力量。”

  如今她要離開這個角色了,或許還沒有那么快,在很多粉絲眼中她仍然是珊莎·史塔克,這個認知將持續至少十年,或許就連她自己也沒那么快翻篇。

  《權力的游戲》本就是十年一遇的史詩大戲,蘇菲·特納已經用了十年去融入這個大家庭,融入角色,這一切注定不會在殺青那一刻的打板聲中徹底結束。“我想過很久,我覺得這個劇組對我來說不僅是大家庭,我是在他們的陪伴下長大的,也因為這些人而改變了很多。我們現在都成了彼此的一部分,所以要分別真的很難。再不會有《權力的游戲》這樣的劇了,我愛這些人就像愛我自己的兄弟姐妹那樣,我會想念他們每個人。”

  名氣即原罪,徹底壓垮了她

  蘇菲·特納1996年出生于英國北安普敦,3歲起就是Playbox劇院公司的一員,表演是她的初心,也是堅持至今的夢想。

  隨著學業和事業的發展,她搬到了大城市,開始學著面對社會和人心,在戲劇老師的鼓勵下參加了一些試鏡。拿到珊莎·史塔克這個角色時她才13歲。“我當時在法國度假,一天早晨媽媽喚醒我,跟我說‘早安呀,珊莎’!我突然就哭了出來,然后興奮地跳進了游泳池。”隨之而來的是職業和學業的雙重壓力,她的劇組家教跟著她直到16歲。

首頁123尾頁
北京pk10每天开到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