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奇聞軼事 >> 正文

揭秘關于精子的歷史,人類最簡單且又最復雜的繁衍過程

來源:生活匯 時間:2019年06月17日

人類繁衍的歷史進程中最悲壯的一幕是什么時候?并不是疾病、戰爭、災難,而是當尿道括約肌放開閘門的時候。當閘門放開,數以幾十億的精子的征程便開始了。先鋒軍團已經成功突圍并搶占了探頭陣地,后面的精子也陸續的登陸了,紛紛發起死亡沖鋒。在這不到十公分的征途中,精子們需要花上45分鐘才可以抵達目標地點,而它們的目標就是無限靠近巨型細胞“卵子”。為了達到目的地,無數的精子將成為這次征程的炮灰以及墊腳石,他們要不斷突圍敵軍酸性液體的防御攻勢。最終只有極少數幾個幸運兒來到了卵子的細胞壁之內,而其他所有的精子都只是炮灰。然而像這樣的場景,在人類歷史上,每一天,甚至是每時每刻都在上演,勘正人類繁衍過程中最可怕的死亡行軍。

二戰中的菲律賓,號稱詩人將軍的日本陸軍中將本間雅晴的部隊俘虜了美菲軍隊近八萬人,解除武裝的戰俘在100公里的押送途中被餓斃、渴斃、虐殺一萬八千余人,此次行軍被稱為巴丹死亡行軍,而這也不是最慘烈的,如果把歷史上所有因戰爭導致死亡的人口統計一下,可達十億人口以上。人類學家在統計現代男性y染色體基因數量發現,隨著人口數量的上升,本應增長的男性基因庫卻呈大幅下降趨勢,打個比方,比如100年前男性基因庫有100個基因,那么100年后,僅剩了50個不到,由此而導致的后果就是人類在將來的某一天可能會消亡,不過科學家到對此并不持悲觀態度,認為如果哪天世界上的男性全部消亡,那么存在世界上的女性可以通過其他方式繼續繁衍,但是只能繁衍同性,也就是說,女人也可以不靠男人去生育,而人類社會將會完全進入到母系社會,因為不存在性別差異,所以事情就好辦了很多。但如果真發生這種情況,現在還占據社會主導性別的男性將會作何感想呢?

深入骨髓的觀點是人類的繁衍生息是建立在男性精子的繁榮與交流之上的,那么由此而想到男性以后對生育主導的不確定性勢必會加重所有男性的憂患意識,即列寧同志所說的人類三大生活之一的性生活將不復存在,因此從哲學角度去分析和理解人類社會的進步便會進入到形而上學的死胡同。所以有必要對精子這樣最容易被忽略、浪費而又相當重要的人類遺傳學載體進行嚴肅的闡釋,而從歷史這個角度來解讀,則更容易理解一些。

縱觀世界的發展史,西方的進化論與華夏大地的儒家思想是影響社會進步的兩大理論基礎,進化論可以說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興起、擴張并最終達到舉足輕重地位的理論基礎,嚴復的譯作《天演論》把這一思想傳播過來就成為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提倡競爭、優勝劣汰,但是這一理論并未對中國的近現代史有過很大影響,因為我們還有比它更適合的理論——儒家思想,孔子提倡的尊卑有序很受歷代皇家統治者的歡迎,這為他們提供了理論基礎,這也是開科取士的敲門磚,所以我們很少看到有深諳黃老學說的人步入仕途。

而在儒學傳播和推廣的過程中,萬民教化,等級制度被森嚴地建立起來了,而僅有極少的人被統治集團作為工具來維護這個制度的運行。無論兩漢、兩晉的門閥制度,還是隋唐開始的開科取仕,無非是儒學從發軔到壯大的一個過程,區別只是一個公平性高低的問題。想當初,孔老夫子輕車簡行游走于列國之間,櫛風沐雨,不避寒暑,僅僅懷著一顆赤誠的心,要把這套理論推銷給各國的君主和執政者,卻沒有得到一份真正的賞識。若干年后,儒學成了歷代統治者的不二法寶,孔老夫子如果泉下有知,也該含笑九泉了。與孔子并稱為孔孟的孟子發展了孔子的學說,豐富了內容,僅多說了句“民貴君輕”就被束之高閣,這位小孔子近100歲的另一儒家代表會作何感想呢?同樣是發展儒學,怎么差距就這么大呢?

說了這么多,怎么跟精子一點邊沒沾呢?這就要回到進化論的探討,達爾文的《人類的由來》里說人類是由人猿進化而來,并且說明人類從猿到人的進化過程是通過火和工具的使用并不斷勞動才進化成現在這個模樣。這個觀點提出伊始便飽受爭議,中世紀的歐洲人民是在古希臘、古羅馬神話的熏陶下長大的,脫胎于猶太教的基督教從圣城耶路撒冷傳播至歐洲讓更多的人有了具體的信仰,教會的權勢極大,布魯諾就因為闡明地球是圍繞太陽運轉的,就被送上火刑架,很明顯,達爾文的進化論稱人類是由人猿進化而來的學說而跟上帝沒一點關系的邪說更是觸怒了教會,好在他晚生了布魯諾幾百年,教會感化異端的手段已經溫和了許多,不然,達爾文將會成為另一個捍衛真理的烈士。伴隨著新大陸的發現、新舊資本主義強國發起的工業革命以及海外殖民地的擴張,進化論迫切地成為了歐洲各國統治階層的理論武器,那么進化論真的就是這么無懈可擊嗎?

1969年,大導演斯坦利.庫布里克執導的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游》里,開頭的一幕是兩群人猿發生了爭斗,其中一方因為成功的使用了一種工具——動物尸骨,將對方頭領打暈而贏得了爭斗,而獲勝方領地內赫然立著一塊高大的黑色石碑。電影的隱喻已經很明顯,而在影片最后,當飛船抵達木星后,一場視覺的奇異旅行也開始了,男主人公走進了一間精致的房間內,逐漸衰老,當生命開啟新的輪回時,床前也赫然立了一塊同樣的黑色石碑。關于外星生命這個問題,我們暫且不談,但是人類的起源從來就不是沒有爭議的,進化論只是現階段被人們廣泛接受的理論而已,那么除了進化論,我們該如何解析人類從哪里來這個問題的呢?如果僅憑庫布里克這樣一部充滿啟示意味的電影就下論斷則未免輕率,根據地質年代表我們可以得知,在人類或者智人出現以前的地球是有很多生命體的,歷經五次生物大滅絕而生存在這個星球上并占主導地位的人類有什么必然性嗎?人類從能人到直立人到智人再到人的發展過程整的就那么無懈可擊嗎?

最大的疑點是人類文明的產生與豐富是否與自身社會的發展的速度成正比?與人類基因相似的其他靈長類動物為什么沒有因社群的發展而產生文明?打個比方,生活在非洲叢林里的黑猩猩也是經過了數百萬年的進化而來的,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這個基因與人類近似度達98%以上的種群沒有形成自己的特有文明。而現在關于人類進化的研究成果多是建立在現代科學如分子生物學、遺傳學的研究成果,但這也只是理論上的,缺乏最強有力的說明——一套完整的證據鏈。也就是說,古猿進化說是種推測,這也為人類的起源提供了很多的其他可能,例如外星生物殖民說。在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關于人類的起源還只停留在推測階段,不能不說是個極大地諷刺。

相比較起源來講,人類的繁衍就有跡可循得多了,大航海時代開啟了人種之間的交流,比如南美最早的混血人種是葡萄牙人和土著人的后代,荷、法兩國也相繼開始了全球海外殖民,而那艘著名的五月花雙桅船滿載著在國內飽受迫害的清教徒漂洋過海,來到了北美洲的大西洋沿岸,若干個定居點成為了現代美國的雛形,白人給美洲大地帶來了天花等疾病,造成大批的印第安人死亡,未被發開前的美洲大陸共有8000萬印第安人,如今只有400萬,而在美國本土的純種印第安人只有區區20萬。而印第安人對白人的回饋是梅毒被白人們帶回歐洲并從此在全球蔓延,感染此病毒的名人比比皆是,有林肯、列寧、貝多芬、高更、尼采,這個名單還可以拉很長。

隨著英國工業革命的成功以及在大西洋上擊敗了不可一世的西班牙無敵艦隊,新興資本主義強國英國開始主導世界霸權,亞非拉遍布著女王的殖民地,作為宗主國的英國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永遠有著一個還沒落下的太陽。各殖民地的擴張急需大量的勞動力,于是,非洲,這個人類起源的地方開啟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規模的移民,我們叫它黑奴貿易,人成為了商品,而在獲取、運輸過程中損失掉的人口遠遠大于成功抵達目的地并參加勞動的人,據不完全統計,在整個黑奴貿易的400年間,至少約兩億的人口從非洲消失了。人類歷史上的人口銳減還有幾次,比如,一戰加上二戰造成的人口死亡一個億,號稱黃禍的蒙古鐵騎橫掃亞歐也導致一億六千萬人死亡。清朝后期的太平天國運動等農民起義造成人口減少一億,那么什么是人類最大的敵人自然不言而喻了,正是人類自己。

除了互相殘殺,還有至今也無法禁止的人口貿易,黑奴貿易就不必說了,歷史上還有白奴貿易,當不可一世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橫跨在亞非大地上開始,四處征伐的突厥人擄來了大量的奴隸,其中就有波羅的海沿岸的東斯拉夫人種,這些人有著超乎異常的白色面容,而現代國土面積全球之最的俄羅斯的前身--莫斯科大公國在那時還是個很弱小的國家,飽受欺凌,在被成吉思汗的子孫的汗國欺凌了幾個世紀后,當然也無法抵擋突厥軍隊的鐵蹄,俄羅斯人的祖先們被繩子栓成一串販往中亞各地,是為白奴貿易。

歐洲的白種人,一般認為發源于高加索地區,所以也被稱為高加索人種,現代俄羅斯人對此地區的人印象往往是野蠻、彪悍、好斗,跟日本的關西人、西班牙的巴斯克人一樣,而歐洲的民族演化也非常復雜,比較重要的幾個白種民族有維京人-凱爾特人一系,日耳曼人-盎格魯撒克遜人一系,法蘭克-高盧人一系,羅馬人-斯拉夫人一系,這么說其實是非常不嚴謹的,歐洲的民族演化歷史遠比這要復雜得多,單列出這么幾個民族來只能大致地描述一下,好比是我們國家歷史上的民族演變,也是個相當復雜甚至曲折的一個過程,雖然現階段形成了漢民族占大多數的民族比例,但漢族這個定義本身就很復雜,它是經過了歷朝歷代,各個民族融合而形成的一個民族,有學者認為血統最純正的漢族當為在宋朝就已形成的客家人族群。

現今在東南各省以及東南亞海外國家的客家人達7000余萬,而且人才輩出。漢民族的盛世在漢唐,那時的強漢和盛唐在全球的綜合實力絕對是第一位的,匈奴在漢朝的征討下分裂消亡,突厥在唐朝的打擊下不再東進南下,歷史上最強悍的兩個游牧民族被華夏文明擊敗,漢唐以后的宋朝,北宋的開國皇帝趙匡胤因為是兵變起家,唯恐武人叛亂,對軍隊的控制和削弱無以復加,縱觀兩宋,武人的地位是極低的,但這卻開創了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文官政府,有宋以來,所有朝代里宋代的文官們能量是最大的,就連薪俸也是歷朝最高的,兩宋的臺諫官不乏死諫的忠直之士,真正觸怒的皇帝的也大有人在,但是因此而死的卻很少。然而文官政府再強大,遇到戰爭這種事,還是顯現出來它的疲弱,人多嘴雜,意見很難在短時間內達到統一,皇帝也猶疑不決,這就直接影響到決策,更是影響到軍事力量的發揮。所以明崇禎帝在亡國之際就說了那句著名的氣話——文官皆可殺,名氣最大的莫如袁崇煥了,而且死刑的方式還是最殘忍的凌遲。

兩宋先后受到了契丹族政權、女真人政權、蒙古族政權的侵略,漢民族一向是堅忍的,遼、金政權建立后都不同程度地漢化了,尤其是金朝,金章宗模仿著名書法家皇帝趙佶的瘦金體幾乎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而遼與宋的民族融合則是最深的,現代俄羅斯人往往把中國人稱為契丹人,雖然潛意識中不乏斯拉夫人種自身的優越感,但歷史因素應該也是原因之一。某些學者考證契丹人直接后裔就是分布在廣袤的大興安嶺地區的達斡爾族,如果屬實的話,曾經那么強大的遼政權,何以在如今就退化成一個人口極少的少數民族呢?原因很簡單,就是完全融入到漢族里面了。現今社會一些人口較多的少數民族漢化程度幾乎與漢人無異,比如說滿族祖訓是不可以吃狗肉的,因為努爾哈赤在征伐生涯中,一條忠犬曾救過他的命,所以他下令滿人不得吃狗肉,而今,真正遵祖訓的滿人能有多少?

受宗教的影響,純正蒙古人也是不食豬肉的,更是對血制品敬而遠之,蒙古人殺羊都是用掏心法,以最快速度把羊的心臟抓出來,讓血液留在體內,狗肉也是忌諱的。現如今在東北平原地區聚居的蒙族村落,其生活方式已經跟漢民差不多了,事易時移帶來的改變就是移風易俗,人類的進步其實就是風俗習慣的改變,但我們不能因為少了些民族特性就認為這是一種倒退,千百年來,為什么漢民族以他強大的融合能力可以同化了無數其他民族,即便是元、清兩大異族政權,也出過兩位漢化程度極高的皇帝,一位是元順帝,一位是乾隆帝,這是因為漢族是個柔韌度極高的民族,具體表象之一就是在飲食上的百無禁忌,什么都可以吃,什么都敢吃,生冷不忌,葷素不忌,各大菜系,精彩紛呈,飲食文化,源遠流長,尤其是明清兩代,鹽商們對菜品色香味的追求已經是登峰造極。

但人類歷史上最為成功的繁衍是成吉思汗家族,他的子孫建立了橫跨亞歐的多個大帝國,這里面有欽察汗國、伊兒汗國、察合臺汗國、無闊臺汗國、莫臥爾帝國,當然還有元帝國。成吉思汗的兒子就有二十多個,盡管他的長子赤術的血統有些說不清道不明,但成吉思汗在世時一直把他當親兒子看待,成吉思汗的子子孫孫繁衍生息,據牛津大學人類基因學教授布萊恩.賽克斯的研究結果,至今約有1600萬男性Y染色體中含有成吉思汗的DNA遺傳片段,這些人分布在世界各地,有的樣貌已經完全看不蒙古人的樣子了。

成吉思汗DNA的傳遞背后,也有一部血淚史,比如元帝國的統一過程中,就有6000萬漢人在戰亂中被屠殺,滅西夏的過程中,黨項人被殺了2000萬人,幾乎被滅族,現今川藏交界地帶的嘉絨藏族被一些人類學家認為是黨項族的后裔,而不是真正的藏族。嘉絨藏族有兩個名人,一個是茅盾文學獎獲得者阿來,另一個是歌唱家容中爾甲。

元朝在中國歷史上存在了不到百年,正應了胡虜國運不過百年那句話,但明朝之后的清帝國也是異族政權,而且統制了將近300年,這又是為什么呢?因為他們是個漢化最成功的民族,同時也是漢化最徹底的民族,滿文、滿語,絕大多數滿族人都不會了。正因為滿族接受漢化,他們的政權才能夠如此長久。漢民族的同化力量是無與倫比的,如今,海外華人已經形成一個有著很大影響力的群體,總數量已達五千萬之多,而英國的總人口也不過5000萬。

北京pk10每天开到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