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奇聞 >> 兩性 >> 正文

誰來維護男人的貞操?

來源:生活匯 時間:2019年06月08日

說起貞操,大家想到的都是關于女人的事情。說男人的貞操或許多少有些可笑,一來男人并無如女人處女膜那樣直接的物質的貞操的界限;二來我們幾乎一直都生活在一個以男人為主導的社會里,似乎也沒人要求過男人要守什么貞操,但是不要求男人守貞操并不等于男人沒有貞操,而沒有物質的處男膜也不能說明男人的貞操無所謂喪失與不喪失。需要說清楚的是無論男人還是女人,我都不是指具體的、物質的貞操,而是性侵害。

誰來維護男人的貞操

張先生24歲學生

觀點:“男人也會被強奸”

說起強奸,許多人都覺得這只會發生在女人身上,女人是永遠的受害者。但是不管你承認不承認,男人也確實有過被強奸的事情。說來似乎是不可思議,但是有的女人追求一個男人不成,便想辦法壞了男人的聲譽或者給外人制造那個男人與自己有過關系的謠言等等,迫使男人就范,這便是對男人貞操的侵害。

我認為女人貞操的丟失通常有三種情況:一種是少年時代的騷動,一種是成年后的被迫,三就是因為諸如貧苦之類的原因的出賣。其實這三種情況在男人身上一樣存在,如果說少女時代的沖動丟失的是貞操那么少年時代的男人的沖動丟掉的難道不是一樣的嗎?只不過男人沒有物質的東西罷了。

女人會被強奸,男人也同樣會有如此的經歷。我上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在校外結識了一個富家女,這個女孩雖然沒有上過多少學,可是家里卻有一個腰纏萬貫的老爸,而她可謂對我是一見鐘情,當時就對自己的朋友揚言,一定要把我追到手。

于是真實版的《永不瞑目》開始上演在我的身上,當然并沒有毒品和公安的較量,有的只是同樣的劇情。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上,這個女孩串通幾個朋友將我灌的爛醉,然后帶至家中。等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衣冠不整,而身旁則躺著同樣衣冠不整的女孩,就這樣在被迫的情況下我做了這個富家女的男朋友。

張先生最后只是無奈的告訴記者:“女人被侵害了還有法律保護,那么又有誰來保護男人的貞操呢?”

李先生32歲公司總經理

觀點:“男人的傷害又該告訴誰?”

現在已經在某個大公司做老總的李先生認為,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一個男人因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與別的女人發生了性關系,因此導致家庭的破裂,那么這又算不算是對男人貞操的傷害呢?

我本來只是一個大學老師,有一個和睦的家庭,幾年前想下海做生意但卻苦于沒有本錢,這時候我生命中的“財神”出現了。這個女人是我的大學同學,整整暗戀了我四年,可是我卻不喜歡他,現在已經是商場女強人的她愿意為我投資,但代價是要與她保持情人關系才借錢。最終我從這個女同學手里借到了錢,也維持了和這個女人的關系,但卻導致了原來家庭的破裂,這又算不算是侵害的一種?

所以最后李先生的結論是:女人被侵害可以找法律,男人被侵害了如果不出人命是無處可找的。雖然認為自己被性侵害的男人可能不多,但是絕對存在。既然存在,就不應該被忽視。誰來維護這些人的權利呢?在女人的權利日益被充分維護的今天,人們忽視了一種對男性權利的維護。這是法律的空白,也是思維意識的空白。如果你不幸成為其中的受害者之一,你就自認倒霉吧。因為即使是性騷擾,現在無論案例或者是人們的意識里也幾乎已經定位了女人是受害者而男人永遠都是侵害者,男人被騷擾了不會有人覺得是被騷擾而會覺得是艷福。自然,你被侵害了無論你心里的感受怎么樣也只能當是便宜,你若說你被非禮了人家會覺得你是得了便宜賣乖。

洪先生37歲部門經理

觀點:“外遇毀了我”

以前我有一個溫暖的家,然而這個家卻因我的外遇而毀了。

七年前,我因公出差半年。工作的壓力以及內心的空虛、遠離家庭的孤獨,使一向對風月場所敬而遠之的我開始出入KTV、歌舞廳。我學著生意場上的朋友們,與風塵女子打情罵俏、逢場作戲。終于,一次酒后,我與一歡場女子在酒店開了房間。事后,我很內疚,覺得對不起遠在千里之外獨守空房的妻子。但是,有過一次之后,我很難再控制自己了,頻頻出入風月場所,揮金如土,最后發展到與三陪女租房同居,和她當了3個月的“露水鴛鴦”。那時,我花光了手頭所有的現金,透支了公司一筆不大的經費。后來,公司撤了我的職,把我調離公司。

離開那女子及我為她買下的房子時,我總算看清了這個女人的真實面目:惟利是圖,翻臉不認人。

3個月的感情付諸東流,30年的名譽毀于一旦。更可怕的是,才結婚兩年的妻子提出離婚,帶著不到1周歲的兒子離我而去。我為這段荒唐的經歷付出太多太多。

7年了,我還不知道我的兒子在哪里。

離婚之后,我更是肆無忌憚地報復女人。我開始渾渾噩噩地過著自以為瀟灑的日子。在我揮金如土、紙醉金迷地墮落的時候,可怕的懲罰來了。

1994年,我染上了性病。時至今日,這可怕的病魔仍纏著我不放,也許是我罪有應得吧。為了治這病,我花去的錢比我賺回來的更多。現在,我已是負債累累,身體卻一天比一天糟。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我想,我愿意拋開一切回到妻子身邊。

推薦:關于男人貞操的非正式聚會

王先生30歲自由職業者

觀點:“男人根本就不必在乎自己的貞操”

我最喜歡的消遣活動就是每天夜幕降臨的時候去泡酒吧,在燈紅酒綠中不光可以放松自己,也經常可以碰到一些艷遇。來消費的女孩一般都算是有“素質”的白領,層次比較整齊,是為了排解寂寞或郁悶找刺激來的。也有學生,但不多。如果幸運的話,我可以碰到一些美女,和她們聊天,當然這不是主要的目的,聊完天我會提出送女孩回家,一塊去吃點夜宵什么的,然后開房一夜情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其實如果能和女孩聊得很開心就是一種暗示,第一次不成,第二次準成,來這個酒吧的十有八九都有“一夜情”的心思。

其實我覺得男人搞一夜情要有品位,不能說出來,大家都是明白人,一說出來就俗了,先要做足面子。一般來說不能讓女孩感覺你太寒磣,得會逗女孩開心,來這兒的人說白了就是滿足虛榮心和刺激心理,你得順著這樣的心理需求去做。看見有感覺的,就很紳士地邀請一塊做游戲,玩得愉快,就提出再到另一個場子玩,然后提出送女孩回家,女孩要是不拒絕,一般都問題不大。

這幾年我一直在玩一夜情的感情游戲,一般在酒吧里男的來是找刺激,女的大都是受過刺激的,一拍即合,不過多數都是逢場做戲,謊話總是免不了的。可是經歷的一夜情越多,我越覺得自己無法再去真正愛上一個女人,現在女人對我來說,也就是排遣寂寞的一個伴而已。其實我根本不看重自己的貞操,說白了男人有幾個在乎自己的貞操,他們更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感覺而已。

北京pk10每天开到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