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 奇聞 >> 兩性 >> 正文

你信嗎 那夜我強奸了他

來源:生活匯 時間:2019年06月08日

(一)

5點了,眼瞧著快下班了,我來到洗手間把自己這張成熟的臉修飾了一下,希望自己能顯得更年輕些。

那日,是我們QQ群組里的一個最漂亮、最清純的美媚過19歲生日,她請群里的網友們都出來熱鬧熱鬧。我呢,是這個群里的大姐,她要我先到酒店幫她安排一下酒菜。在中午,我就幫她在酒店里先預定好了坐位,我們約好6點在酒店門口見。

可是,好事多磨,當我還沒把這張臉修飾好,領導就通知零時開會。唉~~看來6點是到不了酒店了,我一向是個守信用之人,失約了,我會很難受,心里好著急,而且送給美媚的生日禮物還沒買呢!

時針悄悄的走到了5點半點,美媚打來了電話:

“喂,月姐嗎?你下班了么?”

“哦,還沒,不好意思,我們零時通知開會,我可能會遲一點到。”

“好的,那我們6點半再去酒店吧,我現在在網吧上網,你下班后給我打電話。”

“好的。”

到了6點,會開完了,也下班了,我來到市中心,準備為美媚買一份精美的禮物。

咦?!街口站著兩個打扮得妖冶、可人的舊日同事蓉和春,哇~好久沒在一起玩,差點認不出來了,自從我們曾經的單位買斷后,大家都各奔東西。

我走上前去跟她們“嗨~~”了一聲,她們一見是我,高興得叫我跟她們一起去吃飯,我卻故作生氣地說:“哇~~現在才叫我去吃飯,不去了!”

蓉說:“去吧,今天還有一些舊日的朋友聚一聚,你也一起去吧。”

我說:“不去了吧,都是些不認識的人,沒意思。”

春一聽我這么說,馬上接過話頭說:“都是你認識的,他到現在還想著你呢,你不去,他會很失望哦。再說,你去了,一定會很熱鬧,大家都很喜歡你!”我知道春說的是軍,我似乎也有些心動了。軍是個大高個,長得很帥,很有個性,很會逗女人開心,但他也是個很傲氣的成熟男人。女人,沒有不為他心動的!我呢?是個性格開朗,愛說、愛笑、愛鬧、很敢說,卻最不敢做的人。軍也是個敢說之人,中國的漢字就是很有魅力,往往說一些相近的字、詞,或一些隱含“色”字的玩笑,通過他的嘴里一說,都會讓人想入非非,捧腹大笑。他,是這方面是奇才,沒人能說得過他。然而我的出現,我的敢說,和表面的敢做,就成了眾人眼里專治“狐臭”之人。

我好奇地問:“我們有兩年沒在一起玩了吧?今天怎么好好的想聚在一起了?”

蓉也說:“他們今天是為我餞行,過幾天,我就要去浙江了。”

“哦,可是,我今天沒空啊,很遺憾,我一個網友過生日,我已經跟她說好了。嗯~這樣吧,既然你要走了,我是一定得去送送你,我遲些再去好嗎?”蓉和丈夫離婚后,現在要與情人比翼雙飛了。

唉~~平時難得出來吃飯、喝酒,這下倒好,一出來就得趕兩場……

(二)

匆匆的買好了禮物,正好6點半,我和美媚等待著眾網友的到來……

吃不到一半,又有網友陸續到來,一張桌子坐不下了,我們群里有30多人,平時群里能聚在一起的網友也不過十一、二人,那天卻來了近二十人,也許是美媚太漂亮了,都把群里的小伙子、小姑娘給吸引來了。正好,我找個借口急流勇退……

哈哈~~~說真的,我也想他了,雖然同住一所城市,我們之間距離也不遠,但大家沒聚在一起,我不會和他單獨在一起,這次是個難得的好機會。

嘻嘻~~久違了的花心與色心又開始從心底里誕生……

我撥通了蓉的電話,讓朋友敏來接我過去(敏和軍是二十年的老同學),他們坐在河邊的大排擋,當我的身影出現在河邊時,“波霸來了,讓我們的軍好等!哇~~老天安排得這么巧,倆人還穿著情侶衫呢,一個一身白,一個一身黑,是不是事先安排好了呀?!”唉~~蓉和春瞟著媚眼,開著玩笑沖我和軍嚷嚷。是的,我穿了一身的黑色時裝,豐滿而顯得高窕。軍的一身白,也稱出了他的魁梧與帥氣。軍看到了我的到來,高興得張開雙手,拉著我說:“這么遲才來,沒位子給你坐了,就坐我腿上吧!”他用手拍了拍他的大腿,示意我坐下,“好啊!”我故做大方的真要往下坐,她們睜大雙眼想看我的熱鬧,當我屁股還沒粘到他的大腿時,我馬上蹭地站起來,速迅坐到軍身邊的空位上,吊了她們一回胃口,哈哈~~想看我的好戲?沒那么容易!!

我一坐下,大家就開始罰我喝酒,拿著二鍋頭,一個個要跟我搞幾杯,還要我跟他們輪著來,哼!想搞我醉?沒那么容易!我看他們在我來之前也喝得有些多,我再跟他們喝是不怕的!大膽的上!!哈哈~~

“要跟我搞?好啊!想怎么搞,我奉陪!來!要搞,起碼得搞兩下吧?!要不,就別和我搞!”我拿著四個酒杯,沖著軍和敏,看他們誰先與我喝兩杯(我來個先聲奪人)。敏已經喝得差不多,那約四兩裝的二鍋頭,他和軍已經喝了近三瓶,敏說:“來來來,我先跟月月搞一杯。”

“不行!我說過的,不能只搞一下,要搞就得搞兩下的!搞一下不舒服我不喝!”

敏接著說:“我已經不行了,搞一下就好啦!”

“不行!難道你不知男人不能說不行,女人不能說隨便這些字眼嗎?男人一口一個不行,會很傷自尊心的!”我也開始對敏嚷嚷。

敏無奈地端起酒杯:“好吧好吧,就跟你搞兩下,看你那么強,男人個個都會怕死掉!”

我和敏各自喝了兩杯,再調轉頭來與軍周旋著喝,軍那晚也是出奇的開心,從來不喝酒的他,那晚喝了很多,不知他是要證明他很會喝,還是很會搞,哈哈~~總之那晚軍和敏都醉了,我們幾個女人也有了些醉意。而軍是越醉越是精神,一晚上都是他在侃侃而談,直把我們幾個姐妹逗得笑聲不絕……

當然在逗笑的其間,我們對蓉的遠行很不放心,我們都勸蓉別與情人遠走,我們和他不是同一位置上的人,我們是生根本市,而他卻是四海漂泊的生意人,到時為了他人財兩空,不值!

笑聲送走了快樂的時光。12點,城市的鐘聲不再響起,怕驚醒了已經沉睡的人們,姐妹們說要走了,都要回各自的家去,老公也不停地打電話來催我回家。我,真不想走,我看出了軍對我的依念的眼神,軍提出去KTV玩玩,我不能去,太晚了,從電話中,我知道老公已經開始不高興,我不想聽到老公那調教人的言語!

可是,喝了烈酒的我,思緒隨著軍而去,體內有著一股無名的沖動,很想很想……

我解開了他的扭扣,輕吻著他那性感的唇,臉夾,耳根,然后慢慢地順著脖子往下吻,當我用舌頭輕點他的乳頭時,他發出了快感的輕呼,我感覺出他喜歡我的吻,我的舌頭接著往下滑,輕舔他敏感的地帶……只聽得他時時傳來快樂的歡呼聲,我喜歡他那男子漢的氣息,喜歡他那強而有力的身軀,我醉了,我完全陶醉在那愛的高潮里,欲仙欲死……我肆掠地騎在他的身上,快感象電擊般地傳遍我的全身……不知過了多久,我累了,好累好累,癱軟的我伏在他的身上睡著了……

清晨,刺眼的陽光透過窗口,我睜開了雙眼,老公笑盈盈地對我說:“昨晚,你強奸了我!”“啊?!”我使勁地收索著昨晚的記意,怎么?我不是和軍……還好~還好……是誰送我回來的?記意一片模糊中……只覺得體內還有一股莫名的騷動……

我~~我還要……

北京pk10每天开到几点